泠鸢yousa

改造计划『20/100』

❗第一人称

❗蜜汁瞎写

❗文笔超渣,影响观看

           写作大纲

    不许骂我,骂我就哭

       有人曾问过我,人会记得一点自己四五岁时候的事情,你记得吗?

       我的回答是,不。

       我的思想里丝毫没有五岁之前的记忆,哪怕一点。

       我时常在想,是我哪里出了问题?记忆怎么可能会那 么空白?就好像……

       我从没在五岁前活着过一样。

       算了,没活过又怎样?现在不还是照样自己一个人,我从一开始就不打算把它当回事。

       直到我在十二岁开始断断续续的失忆,总有老师跟我说我经常睡着,起来后变了个人一样,我才开始注意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 真正使我不知所措的,是在我十七岁生日的那个晚上。

       “你能听到吗?能吧?嗯?”

       怎么回事?谁?我吓得差点尖叫出声,在自己单独活的这些年里,只有这次,是真真正正的吓到我了。

       “被吓到了?真是。”

       我小心的问,你是谁?在哪?

       “我是谁?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,并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不是我?那我是谁?你在说笑吧?

        “并不,琳,你只是个代替品,是个冒牌货。而你代替的就是我,这么多年了,因为不能转学的原因我居然现在才脱离这个学校,啧,真是。现在,你也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   我并不相信,怎么可能,我活了十七年,虽然失去了五年的记忆,但我印象里从没有过这种事情发生!

       我和那个声音争吵,她却说一切都是我认为的,真实情况并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 “你没有五岁前的记忆,你在学校遭受过欺凌,你无父无母,你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   那个声音把我的事概括地一一列举出来,每件事都吻合,甚至有一些是我的想象,却全部都吻合。

       我彻底对这个世界失望了。

       “别怀疑了,你就是个虚拟的子人格,我把你分裂出来,就是因为我需要你帮我承受一些东西,而现在,你没用了。唉?等等,你还不会消失,我要你假扮我,骗过别人,拿到病历后辍学。”

      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没有意识了。

       我清醒的时候,时间过去了一星期。

       我在医院病房。

       “我…你假扮我…骗过…病历…”

       我依稀记得她说的话,看来,我现在只能照做。

       这几天我一直在演,却不会感到任何疲累。我就是个代替品,怎么会累呢?

       过了几天,病历批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 那个疯子说让我辍学,怎么可能?经过这么久了,好不容易考上了喜欢的大学,我怎么可能放弃?我终于吵赢了,但她除了让我代替学习,不让我在校外做任何事情,我只好去住宿。

       现在的我十八岁了。我有了一个喜欢的人,但恐怕,我只能将喜欢深深的埋藏在心底。

       因为我只不过是个代替品,是个没有主权的东西,甚至,连人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   她不会再干涉我了,因为这一年,我从没出过校门,从未有过极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   但为什么我不能有自己的生活?为什么她留下的烂摊子要我来收拾?为什么从没有人关心过我?为什么我永远就只能是个代替品?

       不可能!!

       我从来没有过这么失控的时候,即使是第一次知道我只是个替身,没有主权的时候,也没有像现在这样,想毁了一切,同时毁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 那么,就毁了自己吧,我倪子琳,从来不是优柔寡断的人,既然我不是个懦夫,那就把我恨的人也拉下水吧。

       在睁眼的同时,一股细小的电流麻痹了我的神经,一个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 他开口了。

       “醒了?又是一个失败品。送去销毁吧,她没用了。”他转头,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 “抱歉,”

       “你是个失败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在陷入黑暗前的一秒,听到了一声枪响和一句,
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你可能是最成功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 如果我生来该死,那就听天由命吧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但是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不甘心,真的不甘心......

        滴、滴、滴、莹蓝的电脑上,显示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 改造计划20%

        已完成

        正在复制下一个...

end

       不许骂我嘤嘤嘤

路上车上有个司机放了一路的It's you,
佩服,重点司机还是个男的?
我感觉有一点点抢不过男粉了hhh

头次修机这么多,我从来都是遛人的,纪念一下~

emm,我又捏了一个美智子小姐姐,
衣服无能为力,轻喷轻喷谢谢(*°∀°)=3

emmm,捏了一个瓦尔莱塔,并不像,求轻喷